换购增购 2021年强势品牌和新能源车将胜出

2021-01-04
2020-12-3011:59:21 / 新能源 / 领克

“我换回就瞄准了BBA(飞驰、宝马、奥迪)”,在北京生活的Z女士谈起自己选经历时说,“我的CRV已经开了六年,跑了8万公里,就让在子还比较保值的时候变卖”。

伴着对新冠疫情的有效掌控和国民经济的较快衰退,行业也迎来转好和反弹。在此背景下,消费者在购得、换回的过程会有着怎样的考虑到?这些明确案例的背后,又能否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有明年消费的趋势?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对一线城市、二三线城市具有代表性的用户做到了采访。

换购增购趋向高档化

北京的Z女士近日喜提飞驰GLB,“它的内饰十分更有我,有种‘一眼万年’的感觉;我又习惯于开SUV型,里还有孩子、老人,最后就敲定了7座的飞驰GLB高配型。”

奔驰GLB(参数|图片)

像Z女士这样在换购过程中对用提出更高需求的并非个例。随着国内市场逐渐成熟期,特对疫情防控的“催化”,有换购或增购意愿的消费者,更偏向于购买品牌更高、空间更大的型。有调研结果显示,“减换购客户更青睐B级(中高级)三厢及B级以上SUV型”。一-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继续执行副总经理、大众品牌执行总监马振山还谈及,“减换购客户在购买考虑到时,品牌因素甚至多达了产品因素。品牌力是更有减换购客户群体的不二法门。”

以BBA为代表的高档品牌率先回暖并强势复苏便是佐证。今年前三季度,BBA三大品牌的总计销量均超强51万辆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以消费者目前对高档产品的强劲需求来看,奔驰、宝马、奥迪今年全年的销量都将打破去年,甚至均努上70万辆关口。

随着自主高档品牌逐渐深入人心,长城WEY、吉利领克、奇瑞星途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已经初步显现。数据表明,领克11月销量为2.28万辆,环比快速增长约4%,同比快速增长约61%,倒数八个月获得双增长;WEY品牌自问世以来已进账近40万主的信任与青睐,最新上市的坦克300(参数|图片)更是好评如潮;随着星途新型的不断发售,吸引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。

住在河北秦(参数|图片)皇岛的H先生,今年4月全款出售了领克01(参数|图片)。三年前,他买了日产骐达(参数|图片)用于日常通勤。随着积蓄渐渐多一起,也考虑到未来的宝宝,换便提上了日程。说起为何自由选择领克,H先生说,“我的购支出是20万元,领克正好合乎我的拒绝。而且不管是外观、内饰,还是整体操纵,领克都不赢合资,性价比很高”。

领克01

马振山分析认为,中高收入群体的消费意愿将决定明年市增量大小,减换购需求仍将是市场的主流趋势,并将进一步推升B级以上型市场份额。其中,企业的品牌力将成为决定性因素,“2021年将受到影响品牌驱动企业发展”。

新能源转向需求拉动

2020年,中国市呈现“V型”反转态势,新能源市场也在不断发力。根据乘联会数据,11月,新能源乘用的杂货量约18万辆,同比快速增长128.6%,环比快速增长24.8%;预计全年销量有望达到130万辆。

“此前顾客出售新能源可能只是为了‘占号’,但现在可选的型越来越多,用成本也低,这让很多顾客主动自由选择购买新能源用于日常通勤与短途旅行”,北京某比亚迪4S店的销售人员对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说,“最近有不少北EV150、EV160的主,还有江淮的主来我们店里移位续航里程更高的型。”

全新比亚迪秦EV

归功于国政策持续推动和产业界的不断希望,国内新能源发展很快。相对便宜的使用成本以及不限行、不限号的优势,让新能源成为不少北上广浅等一线大城市消费者的自由选择。住在广州的网友“暮色醉0418”今年刚托了广iA5,“作为能上绿牌的新能源型就具有绝对的优势与特权,拿我的iA5来说,办理牌照的过程几乎一路绿灯,号码池中还都是好的号段。”这位网友还表示,购买新能源不仅省掉了购置税,后期的使用成本也是相对便宜。

论坛中网友的共享

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一二线城市保有量持续上升,新能源市场正由主要城市向三四线城市延伸。生活在河北唐山的L女士,里已经有一辆奔驰GLK,考虑到自己上班上下班的需要,在今年新的购买了一辆长城欧拉。“远途出行和游玩进GLK就行了。下班我实在还是小比较好开,对于续航也没有很高的拒绝,所以就选了欧拉”,L女士说。

“三四线城市和农村面对着即将获释的机动化出行市场需求,有可能成为中国新能源发展新的动力或新的海量级空间”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,“要逃跑这一极大的增量市场,要看厂的推崇程度,包括政策的引领。”“2021年随着主流合资企业月入局新能源市场,新能源市场不仅会带来新的增长动能,还将实现终端市场结构从哑铃型向纺锤型的转变”,马振山也认为。

不论新能源市场呈现的向市场需求拉动的转变,还是换购、订购反映出的消费升级趋势,都解释“中国市场总体潜力依然巨大”,中国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谈到:“一方面,一二三线城市由于人口的净快速增长,刚性市场需求仍然相当大;另一方面,在低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消费潜力还没有充分获释,这方面的消费市场需求还有待挖出。”